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长漂”、“黄漂”与农民造飞机  

2008-01-12 16:32:23|  分类: 国人市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有一个网上报道了一个“民间航天爱好者造飞机到底值不值?”的辩论会。参与者有专家,有大学生、有几位民间造飞机的人士。会上司马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有农民朋友,他文化水平比较低,他修农机具的,然后突发奇想他就造飞机。有人对飞机原理都不懂,甚至根本没有见过飞机,也在造飞机。这样固然精神可贵,但是家也不顾了,发明家有人开玩笑说是发疯家,他自己砸锅卖铁,家里人也过不好,他那个东西有危险,还有人为此受了伤。”

说起这民间造飞机,在我的记忆里大约是在一两年前在央视的一个节目里看到了与司马南说的那样的画面。那个节目报道的是一个如司马南所说的那样一个有着软硬件实力的农民在造他自己的飞机。

飞机,特别是现代意义上的飞机已经远不是那个农民兄弟心目中的飞机的概念了。那个农民兄弟心目中的飞机的概念,我想大概他觉得能够靠机械动力,并有翅膀而飞起来的东东就是飞机了!呜呼!

在这个辩论会上,不管是司马南也好,还是专家也好,还是大学生们也好无一例外的都对民间/农民造飞机的举动提高到了要鼓励这种精神的高度层面。

在现阶段的中国的国情来看,民间造汽车造得似乎还说得过去,因为这造汽车的花费在咱现在中国大地上的有的财主还掏得出来,也掏得起。至于这造飞机嘛,我感觉这上了这次辩论会的那几位造飞机的农民也好,民间人士也罢,其心态与那阿Q没啥区别——支撑他们的都是其内心深处或其骨子里挥之不去的某种“精神一定会变物质”的东东!

思维正常的有科学常识的人谁都知道,当今世界这飞机的科技含量是什么,世界各国对飞机的管制又是何等的严格。就连咱们哄哄着要上马的什么造大飞机的项目也还只是说说,同时有关人士也在提醒即使是倾举国之力造出了大飞机,能不能继续造下去那还是个未知数,也就是人家国际上认不认可你造出来的大飞机,有没有人敢坐你的大飞机。

这个辩论会似乎有两个标题——“农民造飞机”与“民间造飞机”值不值。其实这农民与民间,民间与农民在字面上本应该是一个意思。可在现实下的中国就不是一个意思了。中国的农民本身就是一个愚昧、无知、落后的代名词,农民与民间在中国当今的社会现实之下有时候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民间造汽车与农民造汽车应该是一个意思。那是因为农民造的汽车市场还算认可。

而现在说的那农民造飞机与农民造汽车那可不是一个概念。在地上跑的汽车与在天上飞的飞机那可真的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汽车的科技含量与社会对汽车的总体要求那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人们有钱的可以买奔驰、宝马,钱少的买吉利也没啥不行的。反正市区里也开不了多快,奔驰、宝马也一样得等红绿灯,堵车面前一律平等。汽车产品是可以分为高端、低端的。可这飞机我还真没听说有什么低端、高端之分,飞机之大小价格如何只能按用途来造、来分。再低端的汽车顶不济熄火了站下不走也就是了,可那飞机要是熄火了有可站之法吗?不管是波音、空客、麦道、庞巴迪还是什么其他的飞机都一个样(无动力的滑翔机不在此列)。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造飞机的概念与造汽车的概念混为一个逻辑。所以,这民间造飞机被人们顺理成章的给划归到了农民造飞机的概念之中了。因为这民间造飞机的人士的思维与那农民造飞机的思维是一个意思,基本上凭的都是一根筋的/固执与执着。

对于农民造飞机也好,民间造飞机也罢,我都不看好,而且我也只认为只有中国的农民才会有在自己家门口造飞机的想法与冲动,并敢于将之付诸实施的做法。

今天凌晨睡不着,看看电视,看到《东方时空》里又把20年前的一帮子肌肉男漂流黄河的愚蠢举动给当什么伟大精神给翻腾了出来。看到片中的那几位没有在长江漂流与黄河漂流的愚不可及的壮举中,侥幸不死而成了漏网之鱼而活到今天的那几位匹夫勇士的面孔时,我是感到非常的讨厌,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同情。这些勇士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在沽名钓誉,为了那所谓的名,甚至是打着为国争光的旗号,蔑视自己的生命,更是蔑视其他人的生命。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科学手段保证的情况之下,靠着那几条与下锅的饺子无二的橡皮船,甚至在明知下去就是死的情况之下,仅凭着狂热而跳入了那滚滚波涛之中,以不怕死来博得出名。尤其是那组织者,你有什么资格拉上别人或者鼓动别人与你一起送死?蔑视生命、蔑视科学的人同时更是会蔑视法律!

媒体对这样的遇不可及的赞颂,实在就是我们民族的悲哀与不幸。在科学知识普及的今天(20年前的那个时候科学已经得到了普及,绝不会是人家外国那2、30年代探险家之冒险的行为可以同日而语的),我们媒体的做法似乎还在鼓励我们的国民们面对枪林弹雨而口念“刀枪不入”而不知恐惧一样的可悲可叹。

这些个勇士靠那样的简陋的船只的保护而义无反顾的执着的漂流长江与漂流黄河的壮举,只能说明这些人的心态就是扭曲与畸形的。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一句无所畏惧、不怕死就可以都能诠释得了的。漂流长江与漂流黄河的成功无谓的也好,有谓的也罢,事实是死了不少人,失去了不少的宝贵生命,可换来的又是什么?对国家何益之有?对民族何益之有?对死者何益之有?对死者的亲人何益之有?对那侥幸活下来的人又何益之有?那侥幸活下来的人之中谁还有胆子再敢重来一次这样的漂流?

这样的蔑视科学、蔑视生命与蔑视法律的愚蠢之壮举给人们留下的只有伤痛,在大力倡导科学发展观的今天,对这样的大无畏的精神的提倡无疑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中国人已经干了许多靠头脑发热而最后贻笑大方的事情了。

司马南毕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提醒着那几位狂热的农民/民间造飞机人士:“要记住两点,一叫科学,二叫法律,科学的东西来不得半点虚伪,法律的东西是硬性的规定,是一条高压线,在这个前提下,您尽可以挥洒自己的激情。”

明眼人都知道,司马南的这句提醒无疑就是在宣告了农民造飞机的死刑。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