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诽谤政府罪”与“政府拘禁罪”  

2009-04-20 11:59:16|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标题所罗列的这两个罪名都是非法的罪名。公检法机关听命于党委政府以非法的罪名给人定罪无疑就是极其严重的犯罪行为。

         罪刑法定,这是现代法治社会的最基本的要求。也就是说公民可以“法无禁止就可以行”而不能被认定为违法!即所谓自由,就是做法律不禁止的任何事情的逻辑。这样的说法只适合公民,而不适合政府及权力部门。政府及权力部门必须以法律的明文规定来行政。这些都是属于法制建设层面的常识。而刑事法律上也更是有别于民事法律。

         原来的刑法里面有类推原则的规定,后来被废止了。所谓的类推原则,就是公检法可以将某一个行为比照与其最接近的罪名来定罪量刑。之所以会有类推,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法律不完善、不健全、不人权,制定出的法律无疑就会人治色彩浓厚。

         任何人的所作所为,只要没有与刑法条文“严丝合缝”的“对号入座”,即不能被视为犯罪。——这就是罪刑法定。

         所以这罪名可是兹事体大的东东,这罪名可不是谁都可以扩大、缩小或是可以遂意或随意创造发明的。

         “无独有偶”这句成语早就不足以表达当前中国的公检法部门“遂意执法”的累累恶行。这些“遂意执法"根本或早就不是再用“成双成对”就能形容得了的了。

         灵宝市党委、政府以“政府诽谤罪”惩治对其不敬的网民王帅的案子余音未了,又爆出了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党委、政府早就先于王帅案指使当地公检法以“诽谤政府罪”的罪名将对它们不敬的公民吴保全关进了监狱里的事情。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警方以与灵宝市公安机关办理王帅案相同的办案逻辑,将网上发帖批评当地政府违法征地行为的39岁网民吴保全跨省抓捕,又违背“上诉不加刑”的原则——在没有新增犯罪事实的前提下,刑期却从1年改判至2年。

         “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法院的判决创造了一个新罪名———诽谤政府罪。”有法学专家如是说。

         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检察院一名检察官透露,对吴保全案,在提起公诉之前,曾开会讨论是否起诉,“当时在会上,我们签字是无罪,后来领导说,这是市里的案子,我们管不了。”

        市里的案子区检察院管不了的潜台词就是——党委、政府的定的案子法律管不了!

         对什么是诽谤罪,那惹了祸的灵宝市公安局的顶头上司,河南省副省长兼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在4月16日对“王帅案”发表谈话时现场又重申说了一回:诽谤罪需两个要件,一个是自诉案件,二是对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造成严重危害。这两条,王帅都够不上。

         可见,对诽谤罪的认定上应该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可为什么灵宝市与鄂尔多斯市的公检法就显得极其弱智呐?根本原因不在智商上,而是心术不正使然。

        王帅是开始“被够上了”,最终由于网络的阳光照耀而得以不够上而昭雪了;而这吴保全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不但来了个“二进宫”,又被来了个“抗拒从严”!

        灵宝市公安局非法拘禁了王帅8天,最后给予了783.93元国家赔偿。

        前些年我们一直在争论说为什么中国的造假或假货治理不了,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对造假者惩治不够狠,造假的成本太低,才使得造假者无所顾忌。现在看来这公民行驶宪法赋予的批评政府的权力的成本是太高了,而得到的补偿又是太可怜了。

         这“783.93”应该被申请成为中国特色法律的著名商标或标志物。今后有谁不幸被诽谤政府罪给绳之以法了,就按这个标准赔:蹲一天大狱折合不到100块钱,蹲你一年也就30000多块钱——看你们有谁还敢和政府过不去!

        “诽谤政府罪”或者叫“诽谤政府官员罪”这些都是官强加给民的罪。而之所以一些地方政府屡次以这样的罪名非法拘押公民得不到有效的遏制,关键原因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有漏洞,有地方政府可以钻的空子。

         当然,这里面最大的空子还是一元化领导造成的“权大于法”的社会现实。另外一个空子就是一旦以政府的名义实施了非法拘禁公民的做法之后,却得不到真正公平正义的追究,每次都是找倆办具体事儿的小爪牙做替罪羊了事。而那些真正的主使人,也就是当地党委、政府的头头至多只负一个领导责任,象征性的检讨一下也就拉倒了。而那些为虎作伥者又得不到真正的查处,过不了多少日子就东山再起,官复原职了。

          这样的非法剥夺公民人身权利的犯罪行为之所以频频发生,也因为非法拘禁罪的主体是个人,而不能是党委、政府。当以政府和党委的名义强令公检法错误实施法律时,其结果只能是“葫芦僧断葫芦案 ”。

         既然官府能在“法律上造假”,定“诽谤政府罪”于民,为什么就不能定一个“政府拘禁罪”与党委政府呐?“政府拘禁罪”就是要当地党委、政府的法定代表人——书记、市长也应该责无旁贷的连带承担“诽谤政府罪”之“政府拘禁罪”的法律责任与后果——也蹲几天笆篱子。就是冤枉了也按每天不到100块钱的额度赔赔。如此之后,我看哪一个地方党委、政府的书记、市长还敢再私定“诽谤政府罪”于民?

         一定要让造假者倾家荡产,才会有效的遏制造假的发生。同理,一定要让“政府诽谤罪”的始作俑者们牢底坐穿,身败名裂,唯有这样才能有效的遏制“政府绑架罪”的发生与屡禁不止。

         可话又说回来,在现时下的中国,这“诽谤政府罪”与“政府拘禁罪”真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逻辑现实啊!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生在中国是不是很不幸啊?还是很不幸生在中国了?反正这王帅和吴保全肯定是很不幸的人了!尤其是那吴保全,至今还生活在或生存在暗无天日的环境里面啊!

        这二位这样的不幸,谁又能说与他们生在中国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