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官之嘴  

2009-04-24 15:43:49|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字的结构就是有上下两张嘴。至于为什么将这个官字造成了这样子,我没考证过。反正老百姓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官嘴比民嘴大,而且还是官嘴两层皮,咋说咋有理。这两张嘴说起话来端的可以是进可攻,退可守;端的是可以两口遮天;端的是可以上嘴唇挨天,下嘴唇挨地。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是老百姓调侃当官的说大话时的话。如果将这“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说得高雅了也就是成了那“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

         官员的胆子也是通过官嘴说出来的,没有胆子大抵是做不了什么官的。没有胆子尤其是做不了大官。不管什么东东只要一经官口出来就立马变成了政策、变成了规定、变成了指示、变成了真理、变成了法律、变成了科学技术。官嘴应该属于金口玉言,但也可以是等同于放屁的出口器官。官嘴也是大话,假话、套话、胡话的代名词。

          凡是当官的喊出了“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的时候,应该都是面临关键时刻或紧要关头。这所谓的关键时刻或紧要关头都是指要干大工程或大灾害来临的时候。当官的之所以发出了“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大抵都是其处于头脑发热或底气不足的缺乏理智与理性的心态状态之中。

          其实谁都清楚,这“人定胜天”之类的逻辑本就是政治挂帅的产物。人是胜不了天的。什么是天?天就是自然规律。自然规律是不可以改变的,就更不要说能战胜了。自然规律只可发现,只可利用,至多也就是个所谓的趋利避害而已。这是常识。

         违背常识的事情,只有头脑发热的人才会干的出来。中国社会头脑发热的时候很多。官员头脑发热的时候更多。除了封建迷信与愚昧或喝多了的情况之外,基本上都是政治导致的。比如说那政绩工程,大干部非得要某项工程成为献礼工程而赶工期,导致质量不能得到保证而遗患无穷。人定胜天就违反科学的东东。可是我们的官员就是乐此不疲。记吃不记打。

          就比如那政府及政府有关部门的发言人的嘴就往往是这样的。政府发言人的嘴应该是最冠冕堂皇的第一官嘴了。每当一个地方发生了引起公众质疑的事情了,官嘴的第一张嘴一定是先为政府及有关部门遮掩,或干脆就是指责质疑的官府的人居心叵测,诽谤攻击政府,或唯恐天下不乱等等云云。

          待到遮掩不住了,另一张官嘴再出来圆场,再把先前的那张官嘴给废了。

          举几个现时下例子

           其一,今春,手足口疫情再度暴发,其中,河南民权、山东菏泽成为疫情重灾区。截至4月7日,菏泽市共有患儿4557例,12例死亡。民权县共有患儿709例,死亡8例。两地疫情在省内均居第一。

          有人发问当地在SARS之后原本先进的防疫体系植入中国后,建立起来的各级疾控防疫体系,为何未能对其有效阻止口足病的蔓延? 

          3月6日,在菏泽市全市防控手足口病会议上,该市副市长黄秀玲要求,“确保我市手足口病不暴发流行,不发生危重病人,不出现死亡病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层医院负责人说,政府要求“零死亡”,导致基层卫生部门无所适从,多报了不行,少报了也不行。

          民权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许伟也坦承,上级行政部门也曾提出过无死亡要求,使他们感到很有压力,“从科学角度来说,每种疾病都有一定的死亡率。”

         由此看来,这疫情得不到有效的控制,除了基层防疫体系存在诸如,乡村医生缺乏防疫培训,疾控中心人员大多都是来政府蹭饭的,素质低,不识手足口病,许多人连疫情的聚集、暴发都分不清楚等这些共性的问题之外,之所以造成疫情扩大,其中地方政府用行政命令干涉疫情上报是最重要的原因。

         可见官嘴再怎么能说,官员的胆子再怎么大,官员的心肠再怎么良善,没有科学的组织安排,只能是祸国殃民。

          其二,网络上曝光的温州旧城改建指挥部领导利用职权,将拆迁房中最好的顶层房、跃层房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留给自己和相关部门负责人购买——“拿房牟利”的事件。起初,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国有资产管理处处长金佩静以政府授权的发言人的身份面对媒体表示:“情况属实,但不存在违法违纪,也不存在如何处置官员们购买的安置房问题,将来补上差价就行。”并认为,“发帖揭黑者闲着没事干,是别有用心。

          没过两天网上报道,温州市纪委出面证实这几十名官员的确是花低价买了安置房。

          现如今,在中国有谁会相信官老爷们会花大头钱,会有便宜不占?事实上却是这些安置房目前市场价要卖到每平方米四万元,而当时评估价只有一万元,是现在市场价的四分之一。

         事情捂不住了,另一张官嘴马上就会出来了——当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温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负责人时,这位负责人否认了委托金佩静充当这一事件新闻发言人一事。

         金佩静向记者发誓说,他绝对没有说过“受市政府新闻办委托,现在是温州安置房事件的新闻发言人”之类的话。

          其三,河南灵宝市对在网上发文反映市政府及有关部门非法征地,不管农民死活的做法的网民王帅采取了通缉,跨境追捕,并予以拘留8天的错误做法。理由就是该报道给灵宝市委、市政府及有关部门负责人造成了不良影响,“严重损害了灵宝的形象,特别是伤害了市抗旱工作指挥部和市水利局负责同志”。是诽谤案。

         灵宝官方似乎是在自证自己是依法办事的。可是堂堂法律的规定却是——诽谤罪是自诉案件,应当由被害人自己去法院提起自诉,警方不能介入。诽谤罪侵犯的对象是自然人的名誉权,政府没有名誉权。当然也就不能对批评政府的公民以诽谤罪治罪。

         灵宝官方之所以动用专政工具办理了王帅的诽谤案,其理由是王帅所犯的诽谤罪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情况。灵宝官方再次将官员与“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等同起来。

         批评官员就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和当年“反右”时搞的批评书记就是反党是同一个逻辑!——因为书记是党员!批评书记就是反党。果真如此的话,那这官员有谁还敢批评啊?

         政府不能批评了,政府官员不能批评了,这样的社会政治现实是不是又回到了红色恐怖时代啊?

         刑法上只有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颠覆地方政府罪吧?

          都进入到文明社会、法制社会了,再怎么着的一元化领导,一元化领导的再怎么先进,也不能再任由着官的两张嘴继续咋说咋有理了吧?也就是说一定要根治“官嘴就是科技,官嘴就是法律、官嘴就是大”的官本位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