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钓鱼执法的实质就是拆白党  

2009-10-22 22:44:50|  分类: 文化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上海市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以“钓鱼执法”的方式查处黑出租车(即用私家车非法载客牟利)的做法广受舆论的抨击。

         所谓的钓鱼执法就是“钓钩”(与交通执法大队串通一气的人)佯装病痛或有急事拦截私家车,请求司机载送一程,到达目的地后放下10元钱,并抢拔汽车钥匙、拉住手刹车。此时执法车及时出现,将司机连人并手机、驾驶证等强行拽下车,扣押车辆并开出调查处理通知书。车主最终被处以8000元到2万元的罚款。

         这些被迫交了巨额罚款的车主,其中可能有一些是无意中载到“钓钩”的好心车主。

        “钓钩”每“钓”到一位“非法营运”的司机,可获得300至600元奖励。而“钓头”从中提取200至500元。

        这样查处黑出租车也是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为了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任务。

        目前尽管有舆论的强大压力,但是,上海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政府组织的联合调查团依然没有认错的意思。——“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

         由是我想到了“拆白党”这个词儿。

        “拆白党”是旧上海的说法。拆白党是黑道行业之一。20世纪20—40年代盛行于中国的最大都市——上海。 

          这拆白党主要的营生是诸如:白吃白拿、党徒经包装引人入彀、等同于下三滥、害人家庭、令其破落。 据说这拆白党也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其内部还有严格的管理体系与制度。

         拆白党徒,有的扮成小滑头、也有伪装成文人学究的,手段五花八门。

         比如,党徒中有人专责情报,注意对象多是珠宝满头的富人女眷。暗中尾随了解目标的姓名、性情、出入特点、家庭背景后,一一记录向组织汇报,组织派人再次详细核查虚实判别属于风流型还是诚实型等分类后,针对目标身价、特点选派一年龄大体相当者前去引诱。遴选上的党徒被告知目标的一应情报后并授以对策,修饰脸面,更换衣着后潜行到目的地,恭候目标出行,相机行事。多采取尾随找机会方式,尾随期间花费务必要求阔绰,党费统一报销,时间一长,目标见一如此富贵年龄适合之人追随左右,不免产生好感,一旦眉来眼去,不免堕入情网圈套。 

         现在的上海好有没有了拆白党这样的组织。也没见上海这些年来出什么诸如黄金荣、杜月笙之类的黑社会的报道。

         可是有知情人士说,一名自称做过“钓头”的女性对记者透露:一般来说,一个区域大致有一两个“钓头”,“钓头”手下有20个左右“钓钩”。“钓头”在招募“钓钩”时一般也要有三个要求:第一是长得干净,不猥琐。但也不容易被记住。第二是衣服得穿得干净,得像个普通市民。第三是容易被信任,和蔼一点,憨厚一点。

          可见这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与钓钩、甚至是钓头沆瀣一气与拆白党如出一辙,何异之有?

         对这样的做法媒体、网民已经进行了口诛笔伐。在我看来,这样的钓鱼执法就是拿国家法律如同黑道谋财手段一般无二的做法。这样执法的最恶劣之处其实就是使得国家法律黑化。旧上海的拆白党的出现自有其特殊的历史的背景。不过这钓鱼执法比拆白党更厉害的就是前者是手握国家法律,而得以肆无忌惮。

         而拆白党能够骗人没商量、骗了也白骗,也是利用受骗者好色失财、失身,又会拘于身份或社会地位的原因而不能启齿的原因,而大行其道。

        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以钓鱼执法的方式黑出租车查处也看准了有些私家车主贪财的弱点才得以全无顾忌。

         拆白党发源于上海;钓鱼执法也是不是发源于上海目前我还不得而知。但之所以钓鱼执法能够在上海大行其道好几年,也是有与拆白党能够产生于上海有相同的逻辑。这个相同的逻辑就是上海一直有——“大上海城市,而小上海人”的人文环境。

         什么叫“大上海城市,而小上海人”?我敢说,这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能够在2007-2008靠钓鱼执法“查处非法营运车辆5000多辆”,“罚没款达到5000多万元”,“超额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这样的显赫成绩,在东北估计就不大会发生。也就是说东北不大会出现钓鱼执法。

         为什么在东北这嘎哒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因为在东北,有私家车的主儿不大可能会为三十、二十这些许小钱儿而开着私家车满大街的转悠。有私家车的人都是有钱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啊。也许东北人没有上海人富裕,但是,东北人绝不会都有了私家车了,还会“爱小”——占小便宜、或贪图蝇头小利。当然,我也不是说被钓到了的人都是“爱小”的人。

         上海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上海人却未必就是“大”人。我这样说也不是搞什么地域歧视。

         我衷心的希望上海的阿拉们能够多看大钱,少计较小钱儿。果真如此,那交通执法大队的钓鱼执法就只能老鼠上称钩儿——自己称自己了。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