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不如印度  

2010-11-04 13:58:35|  分类: 中外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有报道说:印度新德里政府曾经准备在10月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前驱逐街头小摊贩,“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据此将新德里市政府告上最高法院,10月20日,印度最高法院正式作出裁决——禁止政府基于各种行政决策,剥夺街头小贩诚实经营的权利。

         这份由最高法官甘古利起草的判决书写道:“街头叫卖是人们谋生的一项基本权利,政府需要贯彻一项成文法来规范街头小贩,而非打压。不能因为路边摊贩贫穷、无组织,就让他们应享有的这些基本权利处于混乱状态,也不能用不断变化的行政规划来决定他们的基本权利。”

         判决还说——“颁布法律保护整个街头小贩群体是联合政府的宪法责任。”这意味着,街头小贩赢得了这场官司。

         由这场印度这场民告官的官司,以小贩们胜利的结果来看,我就因为印度这个国家比俺们这GDP世界老二的中国有出息。何以这样说?第一,俺们国家的最高法院压根儿就不会受理小商贩们的民告官案子。或者说这样的民告官案子根本就到不了最高法院的门口;其二,俺们的最高法院也不可能否决俺们的新德里市政府的为了“顾大局”而实行的灭了小商贩们的举措。

         小商贩在广州被称之为走鬼。我不知道这马上就要召开的亚运会那些走鬼们会不会被河蟹。但我敢笃定,亚运会期间,那些走鬼们肯定会销声匿迹或消声灭迹。

          在大陆,不管是广州也好,还是其他大城市无一例外的都和新德里市政府差不多——“对小贩充满敌意,认为街头小贩的存在造成了城市秩序的混乱,尤其是城市管理机关,白领阶层以及富人们。”《《印度快报》如是说。

         在俺们中国人的骨子里,从来就没拿印度或印度人当回事儿。不论从历史、政治、军事、现在与未来都很瞧不起印度。

         但印度最高法院的这起判决,不能不令中国人高看印度。这样的法律判决,尤其是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书无疑就是法律。中国的走鬼们真的应该羡慕或嫉妒印度的走鬼们。印度的走鬼们很幸运,有了法律做使他们挺直腰杆儿做走鬼。

        中国大陆大城市的官员们不待见走鬼,认为走鬼是城市的癞秃疮。总是以各种理由必欲除之而后快。《印度快报》说,“无论他们是做什么,理发、卖杂志,卖冷饮还是驱蚊片,他们都满足了这个城市重要的需要,他们不是乞讨者,他们是让市场变得活跃起来的服务商。”

         印度媒体对走鬼们的解读,是我们各级政府及其官员们无论如何不能苟同的。

         大陆的各级政府压根儿就没拿小商贩们当人看,那城管们更是助纣为虐,如凶神恶煞般的对待小商贩。时不时的发生把小贩打得满地乱滚的令人发指的事件来。城管对待走鬼们的态度与做法其实就是走鬼在政府心中的地位。

         尽管印度这个国家可能不如中国“进步”的神速,可能没有中国大城市的街道那样的“门清”,但是,印度的最高法院针对新德里市政府以召开英联邦运动会为由头驱逐小商贩的做法的法律判决,无疑就说明印度的文明法治比中国强百套。

         印度的最高法院能有如此判决就说明印度的国家软实力比中国强百套。

         中国的GDP世界第二,但是国家的软实力的世界排名,其前七、八十名里面大概不会有中国。

         一个国家的实力绝不仅仅体现在硬实力上,没有软实力做硬实力的支撑,其硬实力也是个纸老虎的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