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赵本山之“社来社去”  

2010-02-23 19:49:03|  分类: 国人市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本山今年的央视春晚小品《捐助》因为植入了很多广告而遭到很多批评和质疑。甚至有网站评选央视春晚“最烂节目”,赵本山的《捐助》竟以近半的得票率高居榜首。实际上,现今晚儿人们不待见赵本山,并不全是出于对他的小品如何的不好的评价,而是出于对赵本山勾结央视、与央视穿一条裤子肆无忌惮的为自己谋利的恶劣行为的愤懑与厌恶。

         赵本山的经纪人高大宽对此表示说,加插的广告都是经过央视允许的,不是个人行为。并恳请观众对带病坚持上阵的本山多一些理解和包容。按着本山传媒的逻辑,只要央视同意植入广告,就等于作品不懒了?你演的是小品,或曰就是艺术,不是在拍广告。

        在小品中植入广告那是对艺术的强奸。除非你赵本山不认为小品已经不是艺术了。央视和赵本山勾搭连环是在毁灭艺术、糟蹋艺术。

         在中国,但凡搞艺术的能做到赵本山和央视这样的勾搭连环,应该是一种梦寐以求、至高无上的境界了。

         有网络搞民调,有80%的网民选择赵本山应该立马退休。其实,赵本山在去年春晚死乞白赖的推出小沈阳就是在料理自己的后事。

         说赵本山红了20多年应该知足也好,还是说老赵江郎才尽也罢,作为赵本山是应该退了。老赵应该是油尽灯枯之人了。《马大帅》的后几集就已经说明了老赵向贵州的驴一样——技止此耳了。

         老赵之所以今天被人诟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老赵做事太不厚道导致的。老赵把央视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当成了自己的刘老根大舞台,这才是人们诟病老赵的最根本的原因。

         对老赵的小品的艺术水准的评判那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不可能都买账,也不可能都不买账,只是多寡罢了。

         本山传媒时至今日依然忽悠公众,将人们诟病赵本山说成是纯艺术欣赏问题,这无疑是弱智的行为。本山传媒有这样的说辞足以说明本山集团也是黔驴技穷了。

         作为艺人,什么都可以忽悠,唯独观众忽悠不得,也忽悠不了。谁要是感觉自己可以忽悠观众了,那他就是“寿星老儿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老赵有今天的结局也是他咎由自取,但也是属于规律的必然。只不过老赵作为大腕,其也离不开大腕的固有的劣根性——那就是太自以为是!老赵不惜拿自己的多年积淀下来的名誉勾兑本山传媒的明天,这本身就是如同当年老赵不自量力的玩辽足一样。老赵没玩得了辽足,却叫烂透了的中国足球结结实实的给涮了一把,中国足球的黑暗把老赵忽悠了个灰头土脸。

         老赵搞的二人转,即使是老赵搞的绿色二人转,其实都是一回事儿。不管老赵再怎么蹦跶,其也脱离不开二人转固有的格局——那就是低俗。绿色的低俗与不绿色的低俗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量上的多寡。

         二人转的低俗,不论是绿不绿的二人转都是拿小人物或社会底层人们开涮的把戏。就这一点,就足以使得二人转不可能会脱胎换骨,乌鸦变凤凰。

         老赵再怎么着的奋斗,乃至垂死挣扎,也终归是“从哪里来,还回到哪里去”的逻辑。就如同文革时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之后,最终又回到了城里一样的逻辑。那个时候叫“社来社去”——人民公社来,再回人民公社去!

         二人转在大雅之堂接受一番“再教育”之后,终归也还是要回到下里巴人的行列里去。

         老赵和央视狼狈为奸的做法,其实也是老赵最后的疯狂。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