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武大郎服毒  

2011-05-20 19:37:19|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省廉江市国土局副局长何耘韬,2005年执行政府行政指令,在房地产企业(金都公司)未交清土地出让金的情况下,在一块土地登记审批表上签署同意办证的意见,使得地产商金都公司非法获得了国有土地。今年4月15日,廉江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何耘韬在案发后直至庭审中均拒不认罪,没有悔罪表现,遂认定何耘韬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何耘韬在给自己的申辩词中写道:“我从未与金都公司的负责人谋面,也未曾参加过相关会议,何来徇私舞弊。我曾经多次拒绝为金都公司办证,并且向政府多次反映土地出让金未缴清的情况。主张为企业减免出让金的决定是政府通过的,我只是强令之下的执行者,怎么可以算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现在清算就算到了我的头上?”

         在法院判决前,何耘韬的大小上司都曾以公对公的名义向法院和检察院求情,称何耘韬是为了配合市政府的招商引资工作,建议对其从轻处理建议或撤销何耘韬的罪名。可这回廉江市的检察院、法院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来了个六亲不认、来了个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执法如山,硬是把何耘韬给法办了。

         廉江有位老干部对此发感慨说:“领导交代的任务,不办不行,办了又违法。有些(违法违规的)事情当时办了,后来追究起来就是个慢慢死,不办那就马上死。”

         其实,这被检察院、法院给“警察打他爹——公事公办”了的何耘韬,按现如今的官场现实来说应该是比窦娥还冤。

        组织纪律明确写着: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全党服从中央。政府和上级要你做的事儿,你也把不宜办的理由说了,上司、组织硬要你办,你不办,这无疑是不符合组织纪律的原则的。

         常言道: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这个逻辑用到官场上也没啥不妥。令行禁止,官场也是这个逻辑。如果下级下属们都是扛上,那一元化不就废了吗。

         上司以组织的名义让你办的,你也说了成破厉害,又不是杀人放火的事儿,那办了也就办了。出了事儿,叫个人负责,这做的可就真的有点下三滥了。

         对领导交给你办的违法的事儿,你作为下属就得扛雷)——古今中外的官场,都是如此。苟利公门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身在公门,身不由己呀。

         那何耘韬的妻子,为夫鸣冤,但也会感慨“悔教夫婿觅封侯”了。

         那廉江市的检察院,法院公事公的办了何耘韬也很难说是执法如山,何耘韬之所以落得这个下场,其实也只能证明廉江市的党委、政府的头头是个窝囊废。如是那廉江市的市委书记是个铁腕人物的话,那公检法还不乖乖地听命啊,哪里还敢法办了按领导到旨意办事的官人儿啊。这不是明摆着往领导的眼睛里面插棒槌吗?况且又不是什么捂不住,或民愤滔天的大案子。

         何耘韬的下场或遭遇,只能说明他是廉江市官场内斗的牺牲品的可能性大。

         何耘韬的下场也无助于警示后来者。廉江市法院检察院执法如山的法办了何耘韬,也不会是个普遍性的法制案例。只能是选择性执法的逻辑。

         如果廉江法办何耘韬成了普遍的意义,那无疑就说明中国的法治环境有了拐点性的突破了。

         何耘韬应该是中国官场的杯具。何耘韬的悲剧源于中国官场的混乱与荒唐。同时,这个一审判决也把法院、检察院给弄到了老虎背上了。何耘韬死不认罪,何耘韬之所以死不认罪,是因为何耘韬拉公权力垫背,法院、检察院把事情看简单了。法办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何耘韬不难,难的是法办何耘韬就得法办党委、政府的头头。否则,何耘韬就不会认罪伏法。这何耘韬又没身犯死罪,何耘韬断无闭上嘴的可能。一日不给何耘韬平反,恢复官职,何耘韬便会拉着公权力、拉着党委、政府一起跳河、跳楼、自焚。

         这种秩序上、规则上葫芦僧断糊涂案的胡来、乱来,也是整个社会不断的折腾不休,且难以平复现实状况的起搏点或异位节律的起搏点。如果二审法院纠错一审,那无疑更会是乱上添乱。

         因为对于何耘韬的遭遇,不论是谁,甚至是整个中国社会都会认为是法院、检察院选择性执法的不公平、不正义的恶劣表现之所在。廉江市的检察院、法院如果将该案的始作俑者与何耘韬一起法办了,那才叫执法如山那。

         仅仅打苍蝇,不打老虎,或只敢、只能打苍蝇而根本就不敢、不想打老虎,这无疑就是枉法。

         廉江市法院、检察院这样做的结果,无疑会如同南京彭宇案一审法官的判词与判决一样,不但不能净化中国的官场道德,反而会进一步毒化、恶化、乱化中国社会的价值观,并再一次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我倒不是说这何耘韬一点错处没有。可何耘韬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你让他以身殉法,谁有这样的想法,那不是脑袋叫车门挤了吗?

         这何耘韬的下场真的应了那句歇后语:“武大郎服毒——喝也得死,不喝也得死!”

 

 

  评论这张
 
阅读(7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