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法网恢恢  

2011-06-07 10:01:35|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娜夺得了2011年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女单冠军。李娜的这个冠军也无可争议的成了中国网球运动的里程碑。对李娜的成绩,国人也发自内心的为之庆贺。

         此时身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却给人一种妒火中烧的感觉。李永波日前就李娜夺得法网冠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李娜毕竟还不是奥运冠军,大满贯只是一项比赛而已,也不算世界锦标赛。虽然网球是一项在欧美高度职业化的传统项目,李娜取得了突破,但她还需要进一步努力,去在奥运会的舞台上实现自己的价值。”并告诫公众不要捧杀李娜。

         李永波的此一番言论引发广泛的质疑之后,其又在作了辩解:“采访我的记者没有把我的话完全表达,断章取意,你们理解错啦!李娜小时候还练过羽毛球你知道吗,我们都为她高兴,做为球迷你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也要尊重与你不同的观点,如果你认为中国体制不好,哪好你就去哪不就得了。”

         其实,李永波用不着辩解。李永波作为体制内的体育官员,屁股决定脑袋这是毫无疑议的。李永波不可能会认为还有什么比赛的金牌会超过奥运会金牌的意义。

         因为中国竞技体育的核心就是奥运夺金。除了夺金啥也没有。奥运夺金是披着为国争光的皇帝新装的。

         竞技体育毕竟是高手的天下。

         竞技体育金牌的含金量就是顶级高手之间的对决的结果。很多项目在奥运会上的对决,都不是顶尖高手之间的较量。所以,奥运会也不是竞技体育的巅峰对决。

        如果把竞技体育人为地掺入了政治的因素,这无疑就是对竞技体育的亵渎。不管是什么名头的比赛,其金牌的含金量只能由参赛选手的水平或档次来决定,而不是之外的什么东东。

        政治光环的粉饰提升不了金牌的成色。

        李永波们笃定奥运会金牌的含金量就高也是顺理成章的——没有中国政府大把的拿出民生的真金白银来,李永波又拿什么成了冠军专业户?

         首要的不是公众认为举国体制有什么好与不好,而是李永波们这些举国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不能容许别人说举国体制有一点点的不好。

         如果李永波去了欧美国家,按人家的惯例做法来执教,他敢说自己也会同样成为冠军专业户吗?李永波离了举国体制又会是个什么德性?起码不能像现在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跋扈。

        中国的奥运金牌就是政府用大把的民生银子铺出来的!而李娜的法网的冠军奖杯是李娜用自己的血汗铸就的。

         李永波的骨子里认为只有奥运金牌才是为国争光这话也没错,花国家的钱夺了奥运冠军,这谁又能说不是为国争光那?花国家的钱夺了冠军,你不首先感谢国家,感谢组织那也不对劲儿呀!

         至于其他的金牌,尤其是走职业化得来的金牌,自然应该感谢赞助商,感谢自己的团队。

         职业化因为不是举国体制下的,在为国争光这一点上,在中国大陆来说其与奥运金牌相比还真的是差着不少成色,李永波们这样认为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只是这“花国家的钱夺金才是实现了自己的价值,花自己的钱夺金就没有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举国体制下的奥运金牌战略与那公款吃喝的三公消费也是一丘之貉。

         有道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李娜的法网冠军——无可挑剔,无比辉煌,登峰造极!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