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是误判,不是误读  

2012-01-16 17:29:13|  分类: 国人市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志伟接受采访,就臭名昭著的南京彭宇案作了带有澄清性的说明或解释。刘志伟认为:当初的彭宇案,法院在认定事实与判决上是没有问题的。彭宇案之所以成为了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完全是媒体与公众误读造成的。

         刘志伟书记的此一番说法也是在为南京法院鸣冤叫屈。

         其实这好几年以前就了结了的南京彭宇案之所以阴魂不散,并且时不时的还要发酵一把、两把的,其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南京一审法院当初认定的事实的准确与否,而是在于一审法官的离谱的判词。正是由于这份离谱的判词才是导致整个彭宇案稀里哗啦的根本原因。其中彭宇是不是导致徐老太摔伤的伤害者与徐老太是不是诬告人,这两个事实的认定的准确与否,都不足以使得彭宇案成为引发整个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滑铁卢。

         如果没有一审法官的离谱判词,哪怕是法院认定事实有错误,哪怕是有枉法之处,也不会闹得这样不可收拾。彭宇案之所以由一起极其普通的民事案件升华成了里程碑似的标志性案件,最根本的原因还由于一审判决书的离谱判词导致的——判词的离谱,原始笔录的丢失,再加上原告人徐老太的身为警察的儿子提供的自采证据的被采信,再加上二审之前原被告双方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了秘密协议,一竿子葫芦僧乱断葫芦案的人员又没有得到公开、透明的查处,所有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就越发使得彭宇案显得黑幕重重。

        这些做法叠加在一起,彭宇案想不臭名昭著都难。正是这些因素的集合作用,才导致全国性的老人倒地没人扶、不能扶与不敢扶的屡见不鲜,人们一边的看热闹、一边还阻挠不识时务的好人去扶倒地老人的行动,却还振振有词与心安理得的现象的遍地开花。

         一直拖到今天,南京司法方面才把“真相”公布出来。毫无疑问的是这个真相的含金量依然不足以平息舆论与打消人们的疑问。这次的真相公布,哪怕是百分之一万的没有水分也已经为时已晚。

         彭宇案的负面效应将长期的影响中国社会,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了。

         南京司法方面怪罪媒体的舆论导向错误,埋怨公众的愚昧的误读,这样的心态与说辞更是不靠谱。舆论导向不是谁能引导的了得,只有在真相不明的条件下才有舆论的误导出现的可能。就是有误导,也是由于彭宇案案的真相不明才导致了误导。责任不在舆论,更不在公众。老话说,事实胜于雄辩,真理越辩越明。你法院审理案子如果做到了公正透明,舆论导向还用得着谁引领吗?你法院胡来乱来,这种情况下还要引导舆论朝着你希望的方向走,这叫什么混蛋逻辑呀?

         公众及舆论对南京彭宇案的“判决不公”与“彭宇是做好事反遭诬陷赔偿”的印象或定论,与现如今迟来的真相无关,只于一审法官的荒唐判词有关。南京司法部门将南京彭宇案的负面影响的不断发酵归咎于公众与媒体的片面理解与误读是极其错误的。

        事实上,公众对南京彭宇案根本就不存在误解与误读,造成南京彭宇案产生巨大负面影响的恰恰是南京一审法院的判词——誰能相信或认同在不合情理的判词之下会有合法的判决结果出现?荒唐的判词怎么能说明或证明彭宇案的审理从程序到实体都是正确的或正当的?事实上,在彭宇案的审判程序上与判决上是有着严重的瑕疵与错误的。否则又何以会处理一审法官与徐老太的警察儿子?二审时候又何必会达成秘密调解?

         刘志伟书记也认可一审这样的错误事实:从一审判决看,法官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和“社会情理”分析,彭宇“如果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彭宇“如果是做好事,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彭宇“未做此等选择,显然与情理相悖”。对事发当日彭宇主动为原告付出200多元医药费,一直未要求返还的事实,法官认为,这个钱给付不合情理,应为彭宇撞人的“赔偿款”。

        刘志伟书记又对这个事实作了如下的分析与评判——这些不恰当的分析推论,迅速被一些关注彭宇案的媒体抓住、放大,引起公众的普遍质疑与批评。由此不断升温的报道将对此案的事实判断上升为价值判断,在道德追问中忽略了对事实真相的探究。

         对刘志伟书记的此番分析与定论我很不看好。在刘书记看来,彭宇案搞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南京司法部门的责任可以说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媒体与公众的是非观出现了偏差的问题。

         彭宇案一审法官的荒唐判词,不是由于媒体抓住、放大就变得臭名昭著的,而是这个判词具备了恶名的属性。

         媒体与公众是干什么的?媒体与公众有权力写判词、做判决吗?媒体与公众只能挑毛病或者抓毛病。法院是干什么的?如果你法院的法官不信口雌黄的胡说八道,媒体又怎么能抓住与放大?你胡说八道难道还不允许媒体抓住不放吗?如果你法官没有胡说八道的话,媒体又怎么能放大?就是放大了又怎么能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刘志委书记是政法人儿,说话要合乎逻辑。虽说刘志委书记说的话不是判词,但有些时候,特别是关键的时候,刘书记的话比判词还有分量啊。

        在南京彭宇案中,你法院不误判——判决错误,公众又何来误读?你误判在先,“误”读那就是顺理成章了。否则的话,那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没有这个道理呀。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