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让公鸡不打鸣  

2012-07-26 21:24:11|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在24日召开的北京暑期网络环境整治工作部署会上表示,今后,如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          

         互联网兴盛起来之后,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是有些人说话不负责任,满嘴里跑火车,信口雌黄。

         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中国社会里就有所谓的“小道消息”的传播,而且这小道消息传播的、扩散的还挺快。这小道消息的特点就是令人真假难辨,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这小道消息里有一部分可能就是谣言了。

         互联网兴盛起来之后,这小道消息似乎是销声匿迹了,但谣言却是越来越大发了。搞得政府也很头疼,时不时的提醒自己的干部与老百姓们要不信谣、不传谣。

         有些个谣言是很容易识破的,除了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之外,人们不会轻易的信谣。信谣与传谣很多时候还不是一个逻辑。不信谣的不一定不传谣,传谣的不一定信谣。传谣很多时候都是一种闲极无聊,起哄凑热闹的心态——看热闹不怕乱子大。

        谣言之所以令政府更头疼,就是因为有些谣言会在某些事件的重要关头蛊惑人心扩大事态,而给政府添堵、添乱。中国是个泛政治化的社会氛围,很多谣言就会被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变成了政治谣言,而危及社会稳定。对此,政府不能不予以打击。特别是针对某些别有用心,居心叵测的人。

         我给本人也十分反感那些满嘴里跑火车,说话不负责任,信口开河,无事生非、无中生有的人。

         但我不赞同傅政华局长所说的“以攻击定罪论”。

         不管是制造政治谣言、传播政治谣言,还是以此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对这样的行为的打击都应该以法律为准绳,也就是说某一这样的行为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是诽谤罪、还是诬告陷害罪、还是阴谋颠覆政府罪?要实行对号入座,罪刑法定。而不能以“攻击”这样极富文革色彩的词汇来做定罪前提。

         什么叫攻击?怎么样界定某种言论是攻击了现行体制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反对意见,不同意见、批评意见这些言论算不算攻击?以攻击这样的非法律用语来做定罪的前置语言,无疑是很恐怖的。

         攻击是很难界定的,如果适逢来个从重、从严、从快的“严打”关口,那所有的反对意见,不同意见都有极大的可能会被某些公安机关的人员给扣上攻击的大帽子——而被跨省。

         社会越发展,对言论就应该更加的宽容。国家领导人也好,体制也罢,对不同意见,反对意见,甚至是刺耳的意见,都应该持宽容的态度,而不是愈加的威权化。有道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公道自在人心。

         更何况,谣言之所以有市场或者能够大行其道,这也是与政府工作不到位,行政不透明有很大的相关性。政府PK不过谣言,这本身就是政府的工作做的不到位的反应。

         对各种各样的意见,政府爱听的与不爱听的言论,政府应该广开言路,而不是一味的让人们净口。事实证明,无论何种高压做法,都不可能会让人们净口,就如同让公鸡不打鸣一样——你爱听不爱听,公鸡也得打鸣。

         此攻击,彼公鸡,虽大相径庭,但也是——虽不中亦不远矣。

         如果不从改进政府的工作入手,真正的使人心思安、人心思定,而是着力于高压言论、互联网,这样的做法如同抱薪救火,只能适得其反。

  评论这张
 
阅读(20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