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扫黄之蝗甚于黄  

2014-02-15 11:54:41|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还没过完,东莞就出了大事儿。央视曝光了东莞的酒店业的繁荣娼盛。随后政府(应该说不包括东莞市政府)就在东莞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扫黄风暴。这场风暴同时也波及了珠三角地区。

        对于政府这次在东莞大规模的重手扫黄,舆论也是褒贬不一。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任何一个地方的不论大小的色情场要想存在,没有当地公安人员给罩着那是不可能的。很多公安人员就是这些色情场所的保护伞。色情场所越大,越有名气,其后面给罩着的公安人员的级别就会越高。于是就形成了保护卖淫的也是公安人员,打击卖淫的也是公安人员的格局。这些公安人员是两头通吃——脱了裤子嫖娼,提上裤子扫黄。记得好像是前年,东莞有一家大的酒店被当地公安部门给突击扫黄了,坊间一致的看法应该是这家酒店给公安的钱少了或是没有及时的孝敬公安人员的原因导致的。否则的话,东莞色情业遍地皆是,为何单拿你开刀?

        这次东莞扫黄,我住的附近的一家沐足店也被当地派出所贴了“X封条”。其实这家沐足店根本就没有什么色情行为。当地派出所之所以封了这家店,也是“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错放一个”的运动式执法方式在作祟。这样的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的做法,本身就是对法律的践踏。市场经济应该是法治经济,派出所有什么权力封了合法经营的企业?这样的扫黄现实怎么能令舆论与政府的扫黄行动站在一起?

        前些年被判了死刑的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成克杰在广西任书记时不就曾经打了一个抓了一个正在嫖娼的外商的警察的一记耳光吗。成克杰之所以打了这个警察无疑就是成克杰认为警察打击卖淫嫖娼会影响当地的投资环境的吸引力。可见,对于色情业的存在与繁荣,很多官员也是持认可其具有正能量心态的。实际上色情业的存在也确实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相当的推动作用。你现在能在中国的发达地区找到一个没有色情业的净土吗?哪个发达地区不是繁荣娼盛?东莞的色情业只不过是玩大了,玩的太专业了,东莞的色情业的技术含量太高了——仅此而已。

        至于说色情业对当地经济的贡献,尤其是在当前经济低迷的情况之下,也是当地政府不可不当回事儿的。对于色情业里的那些直接出卖肉体的业者,很对人持同情心态。

        因此有些人对打击色情场所很不以为然,以至于拿出了普世价值的说法。西方国家的色情产业的存在在于它是公开的——是在法律的圈子里的。而中国的性产业则是完全的“黑白一体化”的。所以,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经济条件之下,色情业也同官员的腐败一样是不可能禁得了的。
        之所以禁不了,还在于社会对于性产业的需求太庞大了。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概莫能免。区别只在于口袋里的银子的多寡决定其消费哪一档次的性服务而已。性产业是完完全全的市场经济。有需求,有供给,自然就有市场。
        我以为,既然禁不了,堵不住,倒不如开放的好。把色情场所或色情产业予以规范化,正规化。这样的话,也就避免了官员们以此谋私,更省得害了干部。

        不管这性产业在西方国家是不是普世存在的,反正有性产业的国家也没见得其社会道德就乱了套。中国目前社会里的道德沦丧与性产业没有任何关系。历史上也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或政府是因为性产业的大行其道而被推翻了的。中国的先贤不也是说:“食色,性也”嘛。

        色情场所最大的危害性不在于它是否会败坏了社会风气,而在于它游走于法律之外而能长期存在着的这个现实。这个游走于法律之外能够长期在存在的现实,才是其最大的危害之所在。有人曾经为腐败张目——适度的腐败有利于经济发展;或曰打击腐败不利于经济发展。这话有没有道理姑且不去争论,现实情况是,中国获得世界老二的殊荣,也是在腐败的一路伴行之下走上来的。至于繁荣一定要娼盛或者说娼盛才能繁荣这一说有没有道理,我想也不需我说了。

        在2008年,曾有一个东莞的老板颇有些自得的对我说过:东莞的经济发展现在已经不需要色情业了。话音未落,就爆发了美国的金融危机。东莞经济立马就萧条了。东莞市政府本要实行的“腾笼换鸟”搞产业转型的计划也泡了汤。
        东莞的色情成为了产业,可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是这扫黄也成了产业。扫黄与色情业成了孪生、共济关系,二者如影随形,肉肥汤也肥——这才是最可怕的。这一点应该是这次中央出重手打击东莞性产业的最根本的原因。
        记得小时候读过一首《捕蝗瑶 》: 
                  捕蝗捕蝗,官隶齐忙,
                  掘地纵火蝗飞扬。
                  官要供给,隶要酒浆,

                  官隶践蹋苗已僵。

                  吁嗟乎!蝗未死,苗已僵,

                  捕蝗之蝗甚于蝗!

       这首《捕蝗谣》应该是对中国扫黄历史与现实的最贴切的诠释。


  评论这张
 
阅读(1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