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大虫的思想

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

 
 
 

日志

 
 
关于我

我很欣赏晚清名士易顺鼎的人生性情——“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此三副泪绝非小儿女惺忪作态可比, 惟大英雄方能得其中至味!”

网易考拉推荐

人与兽  

2014-08-26 16:18:41|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尔滨市人大昨日发布任免职名单:免去秦德亮市畜牧兽医局局长职务,任命其为教育局局长。老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官员们从一个部门换到另外一个部门任职也属常态,中共的干部任命也不需要什么专业对口不对口,跨行业或者说跨原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转换任职也属常态。只不过这由畜牧兽医局局长转任教育局局长有点很是滑稽的感觉,太蒙太奇或无厘头了。老师、学生们会觉得这秦德亮由管畜生的部门长官,突然成了管理他们的局长了,由此似乎有点不被当人的如鲠在喉的感觉在心头——心里头应该是别扭到极点了——情何以堪啊。
        记得白卷先生张铁生当年大红大紫的时候,曾经说过他当初报大学的志愿就是一心要上医学院的兽医系。可兽医系是归农业大学开设的,医学院是培养给人看病的医生的。医生是专指给人看病的,兽医与医生应该是风马牛的逻辑。张铁生在那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也属正常。因为文革的时候原本正常的都不正常了,不正常的倒显得很正常了。
        这由畜牧兽医局局长转任教育局局长让人怎么看起来都感觉很不舒服。很多年以前,我去过辽宁丹东的一个边陲小镇,那个小镇子上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是他们的镇长调到了县畜牧兽医局当局长,后来这位局长有一次回到镇上办什么事儿,在一个杂货店里买包烟,老板娘认识这个他们原来的父母官。就对这个前镇长说:哎呀,X镇长,你现在可好啦。这位局长问道:有什么好的?老板娘接着说道:你现在的工作好啊,再也不用得罪人了啊——你现在只管畜生,不管人了啊!
        由管畜生转而又管老师学生了,不管哈尔滨人大有怎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其给人的感觉真的是有点不拿人当人的意味——把畜生和人相提并论了起来。当然,这秦德亮局长在当畜牧兽医局局长之前也一直是干着管人的工作的——公开简历显示:秦德亮,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中学教员、尚志市长、阿城市市长等职务。这秦局长的上司把他这样的调任应该是没有考虑人们的感受——可结果却是就如同一个兽医转行去当医生而给病人的感受差不多。病人如果知道给自己看病的医生是兽医转行过来的会是什么一种感觉这应该不难理解。
        当然,如果某个医生转行去当兽医应该没谁会说三道四,因为能给人看病,给畜生看看病也没什么对不起畜生的——这样做似乎有把畜生当人的意味。因为人命毕竟比畜生的命重要得多。医学毕竟比兽医学要发达得多,所以,医生转行当兽医也不会是拿畜生的命不当回事儿。可要是由兽医转行当医生那无疑就是拿人不当人了。
        当然,哈尔滨人大对于秦德亮由畜牧兽医局而教育局的任命也不能说其就是不拿老师、学生们当人,只是这样的任命显得很不以人为本了——这也怨不得人们对此事如此这般的矫情。
        封建社会的州官被称为——牧。刘备就曾当过益州牧、豫州牧、徐州牧。地方大员也自称其职责是——代天子司牧一方。这牧是什么意思就无须我说了。在封建统治者眼里,这管理老百姓与放牧牲畜也没啥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16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